被拍卖的柴犬登登,以及它经历的荒诞与良善

柴豆豆 围观:1541 2022-06-25
狗狗如何变乖


从一岁到八岁,登登的前半生,被抛弃、忽视,同时也被另一些人善待,经历了荒诞的漂流,最终有了一个家。

北京东六环外,这家宠物学校并不好找。下了地铁坐公交,还要坐上二十几站地,路过村庄、森林、河流和养蜂人的帐篷,越走越萧瑟,最后才能抵达。但今年十一月初,这个偏僻的角落,突然聚集了数万人的目光——

这家宠物学校里,有一只柴犬叫登登。2018年,登登因为被主人遗弃,被公开拍卖。那是中国司法史上首次拍卖活体犬,受到很多关注。但当时的拍卖因故中断,如今再来第二次。

小狗登登对此一无所知,它照常吃饭、喝水,找饲养员讨零食,在院子里撒欢儿、尿尿,摇晃它的尾巴。但同时,在拍卖之前,数个机位对准它直播了50多个小时,有16万人涌入了直播间,其中有一些爱狗人士,还有一些人是单纯觉得新奇,但所有人都想知道最终会是谁、以多少钱买走它。

最终——是一位来自深圳的先生,一位普通的上班族,一个朴素有爱的人,经过了几十次克制的加价,以16.001万的价格拍下了登登。从一岁到八岁,登登的前半生,被抛弃、忽视,同时也被另一些人善待,经历了荒诞的漂流,最终有了一个家。

小狗登登,同时也是老员工登登

在这家叫宠乐会的宠物学校里,八岁的柴犬登登,是绝对的资深员工和吉祥物。

每天上午九点到十一点,下午三点到五点,都是它散步的时间。它会欢快地路过菜地,路过正在落叶的银杏树和杨树,摇着尾巴领着饲养员前进。北京上周下了雪,它会快乐地在雪地上跑过。宠物学校里,还热闹地养着羊、兔子、刺猬和鸡,它们都是它的朋友。

一岁时,登登被送到这里,到今年已经是第七年。这七年里,学校搬过家,登登换过好几次住处,换过三次饲养员,送走了一万多只来这里寄养或培训的狗狗。它甚至比大多数人类员工更「资深」。

在最初,登登也是以寄养的名义被送到这里的。就像城市里的许多狗狗一样,每逢过年或小长假,家长们会把它们送到寄养机构,往往还会带上玩具、狗粮甚至小毯子,希望它们能住得舒心。七天,最多半个月,一定会接它们回家。

只不过,登登成了宠物狗中很不幸的那一小部分。它的主人肖先生,送了自己三只小狗到这家学校,最终接回了另外两只田园犬迪迪、乐乐,却留下了柴犬登登。因为肖先生持续失联,他这样做的原因,我们不得而知。这几年,登登只好过着和其他家养宠物狗不太一样的生活。

不过,从物质层面上来说,也还算不错——它住的是标价一百多块一天的单间,有自己的小床,房间里有暖气、空调和空气净化器。房间外还有个属于它的小院子。

听说它被遗弃,一直有好心的商家送它进口的狗粮,它喝的水是农夫山泉。每半个月,饲养员会给它洗一次澡。大概每五天,会给它梳一次毛。疫苗、体检、驱虫,其他狗狗享受的待遇它都有。

饲养员贾源,今年29岁,东北人。他穿着训犬师的红色马甲,每个口袋里都能掏出不同的狗零食。因为长期在白天遛狗,他的脸有一些古铜色。

他就是从这所宠物学校毕业的训犬师,三年前,他开始照顾登登,对它的饲养是全面和科学的。比如说,登登现在的体重是十四公斤,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合适的体重,登登不能太胖,不然会给它的肾脏带来负担,这背后是对饮食精细的控制。也因为照顾有加,登登几乎没生过病。

同样重要的,还有对登登性格的尊重——随着年龄变大,它会不喜欢其他小狗,不喜欢吵闹,不爱凑热闹。所以贾源总是挑最清净的时候带它去游乐场。

从直播镜头里看起来,它总是心情愉快,缠着贾源要零食。当有人摸它的头和屁股的时候,它会眯起眼睛,竖起耳朵。你还会看到它摇晃的尾巴和柔顺的毛色。在一条介绍登登现状的微博里,宠物学校说它「身体健康,精神快乐」。

至于宠物学校为什么这样做,贾源说,一是因为登登呆的时间太长了,它可爱又亲人,大家都逐渐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小狗,没有因为主人失联、不付费就苛待它。物质上的条件,都会为它提供。二是宠物学校一贯如此,能来宠物学校工作的人,基本都是爱狗的人,被主人抛弃的小狗,他们不会转卖或者抛弃,从来都是好好养着,或者给它寻一个好归宿。

但随着年龄增长,贾源也发现了登登的变化——三年前,它更活泼,更爱玩儿。但现在,它八岁,已经到了生命的中年,变得更慵懒,精力已经大不如前,它不太能飞跑,开始慢悠悠遛弯儿。这也意味着,它将来会更需要全面的照顾。

他也逐渐意识到,宠物学校生活的某种缺失——虽然能给登登不错的生活照料,但它得到的情感照料是不稳定的。首先是因为饲养员会离职,始终没人给它持续的爱;而且一位饲养员每天要照顾十多只狗,给每一只喂食、梳毛、检查身体以及遛狗。宠物狗需要陪伴,十几只狗的房间,他都要进去看看、摸摸它们,陪它们玩一小会儿。一个人的爱和陪伴要分成十几份,登登得到的就少了。

最理想的状态,是它能回到自己的家庭,得到稳定的、持续的、全心全意的爱。但这似乎是无法实现的——六年多了,从2015年至今,登登的主人再也没露过面。

他也想过,如果登登的主人一直不出现,一个相对理想的结局是,它能一直在宠物学校里生活,在熟悉的郊野度过一生。这当然是有代价的,那就是学校每年需要为它支付五千块的花销。

柴犬登登摄影:贾源

一位总是「适时」出现的旧主人

但在今年十月,贾源才得知,他设想的结局也许不会实现——登登又要被拍卖了。

从寄养一只小狗,到主人失联,寄养双方对簿公堂,最后走到拍卖这一步,登登成为全国第一只被法拍的小狗,跟它不同寻常的主人有很大关系。

登登的主人肖先生,来自河北保定,2014年10月,当时27岁的肖先生将柴犬登登送到这家宠物学校寄养。两个月后,他为登登办理了包年服务,花了一万元,续费到了2015年的12月。双方约定,保管期满,肖先生来接走登登。

到了2015年冬天,肖先生没来。又过了一年,还是没来。他留下的手机号一直无法接通。到了2017年3月,宠物学校起诉他,要求他领走登登,支付应付的寄养费49380元。

起诉,这是宠物学校最后的办法——几乎每一年,宠物学校都会出现类似的状况,主人弃养并失联,实在联系不上的情况下,宠物学校只能通过上诉要回欠款。在登登的案件前后,这家宠物学校还起诉过另外三位顾客遗弃宠物,被遗弃的分别是金毛犬「多宝」、古牧犬「摩尔」和宠物犬「皮仔」。但当知道自己被起诉,迫于压力,这些主人都会出现,还清欠款并接走宠物

被遗弃的宠物还在不断出现,到今年十一月,仅仅在贾源一人手上,就有四只弃犬,除登登外,还有一只金毛、一只卡斯罗犬、一只关山牧羊犬。它们仍然享受跟其他宠物狗一样的待遇,贾源也会用平等的方式对待它们。只不过,一旦这样的犬只过多,会给宠物学校的经营带来沉重的负担。

贾源说,这些宠物主人的心理各异,有的是觉得宠物年纪太大;有的是因为宠物生病、做手术,害怕后续的花费;还有一些人,可能生活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。总之,如果他们明确不要了,可以写一个弃养声明,宠物学校也会找一个领养者免费领养。但有的人不写声明,所有权不清晰,在法律上就会很难处理。

但肖先生尤为不同——他消失得如此彻底,法院也尝试了各种方式联系他,但他一直都没露面,更谈不上履行判决,宠物学校只好申请了判决强制执行。最终,法院决定拍卖登登。这是宠物学校,也是中国司法史上的第一次。

2018年11月中旬的这一次拍卖,有2662人报名,30多万人围观。

但在拍卖即将开始时,肖先生出现了——从美国给法官拨了一个电话。按他的说法,他已经在国外定居,不小心遗失了宠物学校的电话,以为学校会安置好登登,所以没再主动联系。直到从朋友那里得知拍卖的消息,才知道这场官司的存在。

肖先生一次性付清了登登六万多元的寄养费和狗粮费。据他说,因为自己在国外生活,而宠物移民手续比较复杂,还是会将登登留在国内。法院当时决定,暂缓对「登登」的司法拍卖。

但这次纠纷过后,肖先生再次消失,既没有接走登登,也没有再支付登登的寄养费。根据法院公布的消息,因为肖先生失联,最近,宠物学校再次向法院提交申请书,要求恢复原判决的执行。法院审查后,决定再次拍卖登登。而按照宠物学校工作人员的说法,除了肖先生,法院和宠物学校都没有对登登的处置权,只有拍卖,才能确定登登的所有权,给它找到新主人和新家。

11月4号,延宕了三年的拍卖终于开始。还是跟三年前一样,起拍价500元,加价幅度最低10元。但这一次参与的人要少一些,共有480人报名,经历了664次出价,还有16万人围观了全程。最终,以16.001万元的价格成交。

在直播间里,价格一直往上翻,还有人会问一些荒诞的问题,诸如:狗狗是不是会说人话?我可不可以去偷狗?

但最荒诞的故事,发生在拍卖结束之后——神隐已久的肖先生再次出现了,他联系法官,要求撤销这次拍卖,要回登登。但显然,拍卖已完成,这个要求已被法院明确拒绝。

但肖先生的幸运之处在于,他是登登原来的所有者,登登拍卖所得的16万元,除了赔偿宠物学校的4万多元寄养费,还会剩下11万余元,这笔钱将属于他。

宠物学校的一位员工在微博上发布了这个消息,表达自己的气愤和困惑。他说:「肖先生估计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遗弃了一只狗,不但没被处罚,竟然还得了11万多的奖金!」

宠物学校门口摄影:金钟

一个人的冷静、温柔和果断

最后拍下登登的,是编号A9977的出价人,来自深圳的舒先生。

我们围观了拍卖的全程,在所有的出价人里,A9977是个会被注意到的存在——每个竞拍者的风格都不同,一些人会在刚开始拍卖时冲得很快,但很快就没了声音;还有人几千几千地往上加钱,有种不差钱的豪爽。

但A9977不是,他一直都在,紧紧咬住每一位对手。一直在拍,每一次有人出价,他就比别人多出十块钱,但不管别人加几千,他都一定会跟。从头到尾,不露怯,也不抬价。

当拍卖进行到最后半小时,价格到达15万,还在出价的只剩下A9977和另一位竞买人M6653。慢慢地,M6653也要放弃了,突然又出现一位新的竞买人。A9977向我们回忆了他当时的心情:「心里一炸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个时候出现。我怕他是机构,怕他是带节奏的。他一次加到了16万。当时好多直播间的网友都在问,9977是不是放弃了……我才没有放弃。我最后卡着倒计时的几秒,又加了10元,然后我发现,对方放弃了。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,我可能真的要成为登登的新主人了。」

因为他的加价风格,很多人表达了担忧,担心他是不是一个加价机器人,或者是不是营利机构,把登登买回去炒作。拍卖平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他们也是怀着担忧和怀疑,战战兢兢地联系A9977,但最后发现——还好,他就是深圳的一个上班族。一个冷静、温柔、果断的人。

A9977的原话是,「我既不是机构,也不是机器人。我只是一个想把登登带回家的普通人。」

他讲述了拍下登登的原因——2018年登登第一次拍卖时,他就关注过,那时只是觉得它可爱,宠物拍卖也很特别,只是想围观,后来主人出现、拍卖取消,他觉得故事可能就到此为止了。但是10月底,他收到短信,说曾经关注的柴犬要再次拍卖。

这一次他的心态有了变化。「我清楚地记得,我是下午收到这条短信的。那天晚上,我一直很犹豫。我总感觉,它在跟我说,『我们的缘分还在』。我一直放不下,我觉得登登身上承载了太多人的善良,但我也担心,如果它最后被什么直播机构之类的拍下,会被变成收割流量的『商品』。想来想去,我觉得,如果最坏的结局我不能接受,那我就自己书写这个结局。于是当天晚上,我就缴纳了100元的保证金报名了。」

想拍下登登,也是他作为父亲给女儿的爱。他有一个小女儿,报名拍卖前,他问她:爸爸要给你买一条狗狗了,这个狗狗是你想要的吗?应该有很多人喜欢这个狗狗,可能会有点贵,如果要把它带回家,可能你幼儿园毕业之前,爸爸都不能给你买玩具了,可以吗?你愿意好好照顾它吗?他的女儿一直说,好的。于是,他也坚定了自己的决心。

一些人还会好奇,能花16万拍下一只柴犬,会是怎样优越的经济条件。A9977也回应了这个问题——他只是个普通的「打工人」,拍卖的尾款,也是东拼西凑才凑够的。也是因为这样,他每次只加十块,因为这是他能控制的最小成本。

他的家庭也不是全然支持,比如他妈妈就不理解,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拍一条狗?他的回答是:妈妈,你以前跟我讲过很多道理,我希望这些道理能在现实里成真,钱应该花在值得的地方,金钱和生命相比,不值一提。而登登这个故事,里面有太多的爱和希望和善良,「我希望这个故事能够留下来,这个故事也是送给我女儿的,我希望她能喜欢。」

更重要的是,他曾经养过两只狗,也养过猫,所以他知道,八岁,算是狗狗的高龄。但生命的意义在于经历,他希望登登能到自己身边,在剩下的时间里,过跟宠物学校不同的生活。这是对于小狗登登的意义。

我也把A9977先生说的这段话,发给了登登的饲养员贾源。我们也谈起登登的未来,贾源也会觉得,这个结局令人欣慰。登登不需要多大的房子,多豪华的食物,多富有的主人,而需要一个有耐心、负责任的人。从A9977先生的回答里,能看出他会是一个不错的主人。

拍卖平台的工作人员也告诉了我们其他竞拍者的故事。比如有人的父母刚刚确诊重病,想拍下登登,陪伴父母度过最后的时间;还有一位编号M6653的竞拍者,她的心理价位是15万,价格到了15万时,她放弃了,祝福登登有个好归宿,并留言说,如果有其他的流浪狗被弃养的,可以联系她,她要收养。

现在,所有人最关心的还是登登的新生活。由于北京降温,以及疫情之后宠物空运的中断,A9977先生正在思考如何用一个安全的办法,把登登接到深圳。不过,这都是很快就能解决的问题。

在七年漂流后,小狗登登终于要离开北京,去往南方海边的新家,度过它的余生。A9977说,它不会改名,它会永远叫登登。

10年经验专业训犬师最新录制原创高清柴犬训练视频教程,全网唯一!专为城市家庭室内养犬打造,帮您解决狗狗乱拉乱尿、乱叫扰民、捡食垃圾、抗拒洗澡、拆家、爆冲、咬人等令人头疼的难题,以及20个狗狗技能、坏习惯纠正课程,主人在家即可自己学习和训练,9.8元起,无效退款!微信2698026980

我是柴豆豆,柴犬爱好者一枚